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法国核电发展的经验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2:13

法国核电发展的经验

切尔诺贝利式的悲剧会否再次上演?

答案并不统一。

相对于近30年前的乌克兰,拥有核电站的各国,应急能力已突飞猛进;但3年前的福岛核泄漏事故,却又一次为民用核能敲响了警钟。

日本的教训表明,事无巨细的未雨绸缪,对核能产业来说,是唯一的应急法宝。

这方面,核电大国法国的经验可供参考,尽管许多动作亦是事后之举。

法国核电生意

每天早上出门,向北走,看到当皮埃尔(核电站)的巨大烟囱;往东,则是贝尔维尔 (核电站)。不过,我早就习惯了。

出生在核反应堆旁边,搬家到了罗讷河谷后,又和另一座核电站做了邻居!

这段话来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法国《世界报》整理的读者发言。

福岛的爆炸让世界核电业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些国家宣布弃核,如德国;一些国家对核电业采取谨慎的措施,暂停了一些项目,如中国;日本在弃核几年后重启核项目,这也导致了日本政治的分裂,比如保守势力的两大代表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和现首相安倍晋三为此对立。

在法国,尽管奥朗德上台以后核能政策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法国不但不可能弃核,在未来,核能还会继续发展。

核电对法国来说,是几乎不可能放弃的发电方式。

法国的核工业技术领先世界,核工技术出口的产值每年约60亿欧元,占GDP的2%,相关领域的可创造就业机会约40万个,占全国就业机会的4%。长远的核电发展史,从铀矿开采、浓缩炼制、反应炉设计、兴建、维修,乃至废弃核燃料再利用及最终处理工作,让法国拥有大量核工业上下游技术专利和完整的产业链。全国超过百座核设施,衍生周边就业机会。核能为法国创造许多高附加价值的就业机会,长期外销的核能技术,让核工业成为法国的资产并形成正面的国家形象。一位在荷兰某能源巨头任职的相关研究人员告诉时代周报。

从法国的能源结构来看,核能长期是法国最主要的能源来源。2004年,核能第一次成为法国份额最大的消耗能源,占总量的39%。2012年, 法国的核电发电量有407 TWh(兆千瓦时),更占了该国总发电量541TWh的75%,目前这个数字已经近80%。

这也给法国家庭带来实惠。

截至2012年,法国的家庭电价和工业电价同为欧盟27国中第七低,分别为0.14欧元每千瓦时和0.07欧元每千瓦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法核工业研究者向时代周报介绍。

这其中,一部分电力出口到了周边国家。法国电力公司将其总发电量的15%20%出口给邻近各国,向邻国卖电每年可以为法国带来30亿欧元的收入。目前,法国是欧盟第一大能源出口国,2012年就曾出口45TWh电力给英国、瑞士、意大利、比利时、荷兰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法核工业研究者向时代周报介绍。

目前,法国共有59座核反应堆于运转中,仅次于美国,是世界第二大核电生产国。考虑到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已经全面叫停核电站建设以及法国相对狭小的国土面积,可以说法国是世界上对核电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

在法国,负责管理该国的59个核反应堆的是法国电力公司(EDF),法国政府约拥有其85%的股份。在法国电力之外,法国原子能机构(CEA)负责核能发展战略、技术研究开发和行业管理;法玛通公司(FRAMATOM )负责核电站设备的研究设计、制造、销售、维修;科可马公司(COGEMA)负责核燃料循环的前端生产、元件制造、后处理以及核设施运输等;安得瑞公司(ANDRA)负责核废物和核电环保等研究和核废物储存。

在2001年, CEA、法玛通公司和科可马合并组成了着名的阿海珐(Areva)集团。这家世界500强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核电设备工业商,其主要股份被CEA拥有。

福岛冲击波在法国

尽管核电工业对法国堪称支柱性产业,但福岛核事故对法国核电业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在危机发生后,法国政府组织相关调查组重新检视国内核能机组。2011年3月17日,即东日本大地震发生仅6天后,法国政府就召集阿海珐公司及各大电厂磋商提升核电站安全对策。

相比于日本、中国等国家主要将核电站集中在海边,法国核电站由于数量较多,在5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从西到东,从南到北分布较为平均。有人形容,在今天的法国,几乎鲜有居民生活在方圆200公里以内找不到核电站的地方。

从布局来看,法国的核电站,基本靠近负荷中心。核电站所发电量直接输送各大用户,减少了电能的损耗,也避免了长距离、大功率输送的弊端,同时,全国形成相互连接的大电,确保电力供应的稳定及安全。这也为法国带来了丰富的内陆核电站建设及管理经验,对中国等国家来说

,这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针对可能发生的核事故或者泄漏问题,法国政府有一套比较成熟和详细的预案,相关立法也比较成熟。比如有专门的《放射性保护法》,对政府职能也有较为明确的规定。2001年,法国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放射性防护及核安全局来处理相关的问题其由国防部、卫生部、工业部、环境部和科学部联合组建。

该局在局长以下,又有四个组织,分别是一个管理委员会、一个科学委员会、一个市场委员会和一个核事故防护部。其中,在管理委员会的24名成员中,必须有一名国会议员,该议员由法国国会科技政策办公室推荐。

2014年2月7日,法国政府公布一个针对核能及放射性事故的计划。其中包含的范围既包括法国国内,也涵盖法国境外。法国政府在前言中写道,我们渴望从福岛核事故中学习一切可能的东西,以应付未来的突发状况。

这个应急计划的核心就是如何在核事故发生的初始阶段保护公众,如何处理国内的核泄漏事故。如果国外发生类似福岛或者切尔诺贝利事故之类的问题,法国将在何种情况下进行进口管制。

该计划得到了法国核安全部、放射性防护研究协会、防辐射与核安全研究所、阿海珐公司、法国电力集团、国防部等组织的资源投入。法国政府称,该计划补充了现有的应急措施。它覆盖了法国境外的严重事故,如载有放射性材料的运输事故,包括海运事故。

报告称一次重大核事故(规模大约为法国59个核反应堆之一受损,其放射性物质污染环境),将造成大约10万人转移,破坏庄稼,并造成大规模停电。

法国民意不厌核

法国民用核能的发展,与整体民意的支持分不开。

福岛出事后,法国很快进行了一些民调,结果民调机构Opinion Way的数据显示,约有57%的法国人反对核能在法国的使用,与福岛事故前没有太大差异。而另一民调组织TNS-Sofres则发现,仍有55%的法国民众支持核能在本国的使用。《费加罗报》民调更令人吃惊,在接受调查的10789人中,高达74.25%的人选择继续利用核能。

从历史上来说,法国不是没有反核运动的,法国的反核运动有着悠久而复杂的历史。其可以上溯到1970年代,当时在相关团体和政治势力牵头下,法国国内的反核情绪曾一度达到一个高潮。这种反核运动在福岛核事故后还是有所抬头。据统计,差不多发生了数以千计的反核抗议活动

。示威反核人士的主要目标是关闭一些较为老旧的核电站,以法国最古老的核电站Fessenheim最甚。2012年3月,在福岛核事故一周年之际,法国反核示威组织者声称有6万名支持者组成长达230公里的人链以示抗议。不过这里面多少有一些问题,因为人链的长度和人数不符,意味着示威者的平均臂展将达3.8米。

不过,时代周报在走访中发现

,大多数法国民众相信并支持核电

。生活在巴黎的Rita表示,福岛出事后,对于核电是否安全产生质疑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法国人相信关于人身安全这些问题,法国政府和相关公司一定会反反复复地进行安全测试,以保证最高的核电使用安全系数,这是一个对政府和高风险行业以及其技术的信心问题。我相信法国政府对民众安全的重视和它的核电技术,毕竟是全球领先水平,并且核电一直都是法国的关键产业之一。对于德国来说,放弃核电是一个痛苦的选择,但是他们有得选,法国不具备这种资本。放弃核电就是放弃GDP,放弃竞争力。Rita对时代周报说。

其实除了法国人深知自己离不开核电外,这种氛围也和法国核电业在公关上的努力有关。法国电力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公关方面投入巨资。比如每个核电站都会定期与传媒和地方上的各种机构接触,广泛派发宣传品,消除公众对核电的神秘感,每年组织约10万人参观各地的核电站等。法国核安全局(ASN)有自己的杂志和官,每年都要发表一份长达400多页的年报,其中也包括许多在检查中发现的安全隐患。法国人还可以通过登录核安全局站随时了解自己身边的那个核电站。

怎么在手机上开微店
微商城多少钱
微信小程序平台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