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鬼医嫡妃 第96章 修捷廷,你太凶残了

发布时间:2019-12-04 13:18:11

鬼医嫡妃 第96章 修捷廷,你太凶残了

一秒记住【34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月镇,街上小贩的一个馒头三文钱,同样的大小,同样是细面,荒州却是一文钱两个,明月镇当地的消费水平这么高,你敢说官府税银不足?”

即便是支援了徐州,以明月镇如今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到紧张的地步。

耳边灌进暮云兮的话,吴良眼神一滞,当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看她一脸无害的模样,还以为就是跟在修捷廷身边伺候的丫鬟,可是如今被她一句一句逼到死胡同才恍然这也是个厉害的主儿啊!

“这……我真的是……”

“来人,将府衙的账目给本王拿过来!”

不等吴良继续颓唐,修捷廷直接冷眸一闪,朝旁边吩咐。

说是“拿”,实际上就是搜!

“是!”

无痕冷眸朝吴良扫过一眼,带着五六个人直接到府衙正堂。

“王,王爷……”

吴良身子轻颤,眼神流转之间不敢看修捷廷的眼睛,可是他没有注意到他脸色转变的时候,已经被旁边暮云兮看了个真切。

暮云兮从容靠在桌边,微微眯起的眼睛在吴良身上流转,随后又在书房里看,瞧着像是看新鲜,可是这一圈下来她却将这里看了个大概。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无痕进来,带着两个本子。

“主子,这两年的账目都在这里!”

说着话,无痕将账目递到修捷廷跟前。

修捷廷伸手接过,沉冷的目光在账目上流连,眼神之间如无底的深渊让人看不真切。

暮云兮也凑过去看,瞧着两本账目的条款,唇畔勾起一抹冷笑。

“半年的税银,如今只剩下五十六万两,还预计支出城墙修缮的四十万两,看来吴大人的日子的确紧张!”

挑起眉梢朝吴良看过去,暮云兮眼神之间闪过一抹意味深长。

“是,是啊……”

吴良没有听出暮云兮声音之中的嘲讽,连连点头,然而,还不等他的话音落地,就听她的声音瞬间沉下来。

“步杀,去搜金夫人的房间!”

暮云兮一声冷喝吓得吴良身子一沉,差点摔地上,此刻终于绷不住开始紧张起来。

“姑娘这是何意!这是府衙上的事情,为何要牵扯我的内宅?”

吴良强撑着声音不打颤,可是那苍白的脸色已经掩盖不住了。

哒!

修捷廷敲着桌面的手指头突然加重力道敲了一下然后停住,转脸看向暮云兮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赞赏。

暮云兮目光与他对视,瞧着他严重赞赏,眨眨眼睛,转脸看向吴良。

“我们进来时候,听到两个丫鬟在吵架,骂人的是金夫人屋里的丫鬟,被骂的应该是大夫人屋子里的,金夫人藐视正室,在你眼里自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没说错吧?”

话说一半,暮云兮停下来,转脸看向吴良,眉梢之间勾起一抹笑。

然而,这无害的笑容看进吴良严重,却如同一把锤子在他心口狠狠的捶了一下。

无良的表情似乎印证了暮云兮的话,她也不等他回答,继续说。

“吴大人出来的时候,领口的衣服是错着一个扣子的,而且你出来的方向正好是金夫人那丫鬟回去的方向,若是没有猜错,你应该昨天晚上就让人准备好了假的账目,将真的放在了金夫人房里!毕竟,一个用了一年的账目,纸页不可能这么新!”

说着话,暮云兮一把将刚才的账目扔在了吴良跟前。

账目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吓得吴良身子跟着一颤,抬起头,看向暮云兮的眼神多了一丝惊恐。

不过是两个丫鬟吵架,她竟然能从中发现账目的情况,这个孩子简直是太可怕了!

“我……”

吴良嘴角哆嗦着,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院子里传来杀猪一般的嚎叫。

“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是我房间里的东西,你们不能拿走!”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随着那嚎叫的声音传过来,步杀已经将人带到了书房。

“老爷,他们冲进来搜东西,这些人……”

进到屋子里,那女人看到吴良的瞬间便哭喊起来,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修捷廷一个瞪眼吓得停住嘴,后面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王爷,账目找到了!”

步杀冷眼扫了那女人一眼,找出来的账目递给修捷廷。

这次是一个账册,但是看着边沿磨损程度,应该是经常看才会有的,这才是真正的账目。

“半年,税银库存,六百三十万两,吴大人,这些税银你该不会是想自己留着吧?”

修捷廷冷眸朝吴良扫过去,直看得吴良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撑不住瘫软在地。

本来还哭喊的金夫人瞧见吴良这样,紧跟着闭上了嘴巴,一脸慌乱的看着旁边几个人,只剩下不停的抽搐。

“王爷,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怔愣瞬间,吴良紧忙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此刻浑身抖如筛糠。

“玄翎国律法,当地知府库银不得超过三百万两,吴大人这般百姓称颂的好官,自然不会贪污,看来这三百三十万两是准备是上交朝廷,正好本王也要去皇都,这些因子便顺便帮你带过去!无痕,查点一下!”

说着话,修捷廷那阴骛的眸子看向吴良。

本来吴良还准备了辩解的话,可是如今看着修捷廷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生生被堵了回去,嘴角颤抖着,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一脸苦相。

修捷廷的手就在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随后好像又想起什么,眉梢一挑,继续说。

“库银三百万两,这对于吴大人来说,应该也不算难吧?”

吴良心口憋闷,可是话在头顶悬着,他不敢说不,咧咧嘴,那样子比哭还要难看。

“看来吴大人是没有问题的!”

修捷廷侧目朝他睨一眼,随即转向旁边的辛元:“辛元,你留在明月镇,等本王回来,这些孩子不得出任何问题!”

“是!”

辛元往前一步,啪的一声抱拳。

将辛元留下,就是监督吴良,他有小心思也不敢动了。

眼看着无痕带人从银库中多半都银子拉走,吴良双腿都在哆嗦,可是他一个小小的知府,根本就拦不住。

回去的路上,暮云兮和修捷廷是坐着吴良派来的马车回去的。

“我觉得,这个吴良手底下肯定只这一个账本,你怎么不查了?”

暮云兮眯着眼睛看他,清透的眼中带着一丝不解。

修捷廷此刻正闭目养神,听到暮云兮的话悠悠睁开眼睛,眼神凝滞片刻,开口。

“因为,这多出来的三百万两,我也想要!”

他说得平静,可是听进暮云兮耳朵里,却让她的神色猛然一变。

他也想要?

“你该不会……”

暮云兮瞪大眼睛,嘴边的话没有说完,可是看他勾起的唇角,两人此刻已经是心照不宣。

的确,吴良手中的账目并不只是那一本,修捷廷也知道,可是故意让无痕给他留了一部分,正是因为有这一部分,吴良不敢跟朝廷对账,他不敢说,被修捷廷带走的银子就不会有人知道去了哪里。

我去!

本以为自己坐地起价已经够凶残的了,没想到这人坑起银子来更加丧尽天良!

“修捷廷,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才是最狠的!”

暮云兮嘴角狠狠抽搐一下。

修捷廷依旧闭上眼睛,听着她的话,唇畔微微勾起一抹得意,这话,就当做是夸赞吧!

从府衙回来,暮云兮并没有着急回去,而是跟着辛元去了荒院看那些孩子们。

此刻辛元已经将食物和衣物带过来,孩子们吃饱了,便缩在各自的房间里,依旧满脸防备的盯着这陌生的环境。

丁当趴在窗台看着外面,见暮云兮进来,紧忙出去:“别丢下我们!”

丁当想拉住暮云兮的手,可是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缩了回来

一声“别丢下我们”,好像梦里的声音晃过,暮云兮眼神一滞,眼窝之间涌起一片热。

“不会丢下你们!”

暮云兮伸手在丁当头上摸了摸,此刻其他房间的孩子也出来,他们没有冲出来,只是站在门口看着暮云兮。

眼瞧着孩子们眼中的紧张,暮云兮无奈叹一口气。

若说治病救人,众人称她为神医,她从来不会谦虚,可是此刻孩子们却将她当成了救世主。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似乎还不是很习惯。

“你们先安心住在这里,过段时间我们回来,就会带你们走,在此之前,你们一切都要听从辛元副将的,知道吗?”

说着话,暮云兮看向辛元。

孩子们随着暮云兮的话看向辛元,一路上都是辛元带着他们,吃食衣服也是辛元给他们的,此刻这帮孩子对辛元的防备心也减弱了许多。

丁当比这些孩子年纪要大一些,也知道暮云兮没有办法带这么多人一起走,便没有在说话。

接下来,暮云兮让辛元将身上有伤的孩子安置在单独的房间。

现在是夏天,即便是很小的伤口都能引起感染,而感染的并发症又可能会引发传染病,不容忽视。

万幸,受伤的孩子虽然接近半数,但是大部分只是清理伤口便可以了,剩下十来个受伤严重的,暮云兮挨个给他们诊治。

除了暮云兮,修捷廷还带来了三个大夫,帮着给孩子们诊治,所用的草药也都是从吴良那边坑来的,用着很顺手。

修捷廷在旁边的院子里批阅信件,偶尔抬头看到暮云兮依旧在忙活,那认真的侧脸,看起来却是晃动人心的美。

等差不多忙完了,已经夜入半。

“怎么样?”修捷廷慢步走过去。

暮云兮听到声音转身,此刻正伸手擦着汗,看到他便不由得露出一抹灿烂的笑。

“已经结束……”

话还没有说完,暮云兮觉得眼前突然一黑,随即便是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地上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