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九星战尊 第474章 你,不在此列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1:58

九星战尊 第474章 你,不在此列

玄阶初期,对决黑星公子林战的黄阶,而且又是五十几岁的年龄,这在正常情况之下,原本就是不公平。

若不是因为事关宗门的存亡,这黑山宗的宗主黑煞

,还真不愿意跟林战打,这真的是有点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但现在的结果,却是令他生出了一股无力感,特么的黑星这小子的力量也太夸张了吧。

想象中的力量碾压根本没有出现,而且自己的精力已经耗费了过半,对决了这么多招之后,早已不是全盛状态了,可是黑星却是越战越勇,那重剑当中灌注的能量就像是从来没有减缓过。

越打越心悸,甚至有点担心自己还能保持多久。

“老黑碳!怎么不说话了?”林战大喝,他也是看出来黑煞差不多是要歇菜了,便是抓紧了手中的墨剑攻势。

星辰剑法虽然只掌握了前两式,但加上烈火,加上有情无情剑道的意境,墨剑施展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星辰剑法。

还有源源不断的九星之力灌注,这便是以他的黄阶九品之境,能够跟玄阶黑煞交锋的仰仗之处。

饶是黑煞的力量强悍无比,现在也是在林战的墨剑攻势之下连连败退,变得只有招架,而施展不出他原本的进攻。

场面逆转,众人皆惊,无法判断,这是黑煞宗主的不给力,还是黑星公子的疯狂。

宗门联军这边,陷入了沉默,不过在冰谷的另外一个方向上,那是一批年轻的修士,为首的赫然是纪方远和另外两名锦衣公子。

红缨依旧是站在纪方远的身边,同之前一样,那双魅惑无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黑星公子林战跟人对决的方向,似乎想要将那视线中的人一口吃掉。

“这黑星能抢了你的排名,真是很叫人意外啊。”纪方远身边的一人开口说道。

纪方远揉了揉眼睛,脸上略嫌颓废:“两位哥哥,看出什么门道了吗?力量有余,章法凌乱,攻击的剑术实在是过于单调不堪了,我纪方远真的不服。”

“不服就打到他服,我跟陈焕生给你掠阵……”另一人笑了笑。

陈焕生,冰原大陆青年战力排行榜第十九位。

而最早说话的那位,叫闵耀世,战力排行榜第十八!

别看两人排在战力榜的末端,但来头皆是不俗,各自是宗门的第一种子弟子,未来的宗主人选。

这次得到纪方远的通知,得知几大宗门在冰原空空谷围剿黑团,正好在附近的他们便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一睹战力榜新人的风采。

当然了,他们一个十八,一个十九,若是黑星公子继续往上爬,他们的排位亦是首当其中,会受到影响。

至于纪方远,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如果不跟黑星公子真正对决上一场的话,他怎么都不会服气。

尤其是在大美人红缨面前,那肯定是失了气势。

这个场子,纪方远一定要找回来的!

“两位哥哥放心,我可不是黑煞那个只会用蛮力的老家伙……”他忿忿而言。

但事实是这样吗,他刚才看黑星的攻击,自己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原本想着让闵耀世和陈焕生会不会主动出手,将黑星给打残,最好就是直接打死,那自己就可以坐享其成,重新回到战力榜上面。

但现在看起来,那两位都暂时没有出手的迹象,最终都要自己先硬着头皮上。

“哼,劳资原本战力榜第二十的成绩,亦非划水而来的,黑星公子,你就等着瞧吧……”

轰!

一锤定音?不,这不是黑煞的玲珑天玄锤做出的最后一击,而是林战的墨剑,将黑煞连人带锤地打飞了。

黑煞身受重伤,倒地不起,黑星公子林战胜!

最后一击,黑煞也憋出了最后的一份积蓄,做出了落败前的反攻,但除了给林战造成非致命的一些损伤之外,对胜负已经构不成影响了。

哗然声一片,当然还有黑团伙伴们的欢呼。

黑团中的大部分成员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这一幕了,在这几日的攻城拔寨行动中,他们的黑团领袖每一次都身先士卒,逮住对方的第一高手就杀。

最为神奇的是明明只有黄阶境界的团座,却硬是打出了玄阶的气势和战力,将一个个玄阶巅峰,或者是玄阶初期的那些掌门或是宗主们,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而且,团座就算是受伤,也很快跟没人似的,受多重的伤,最后都从对手的身上找回来。

这样的团座大人,真的是盖世豪杰,他们为自己幸运地成为黑团的一员而倍感荣光。

“黑团!黑团……”

“黑星团座!黑星团座……”

林战艰难地朝着他们挥着手,脸上是蜜汁微笑,被属下当成偶像一般的存在,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他知道,这样的时刻,一定要笑。

林战这次受伤了,这也是难以避免的。

强撑到跟玄阶境界黑煞的对决结束,若是不受一点伤,真的不太现实。

伤在里,吃了最新炼制的九还丹,嘴角的血渍尚未干涸,内伤就已经恢复如初了。

对于黑煞这样的硬汉,林战不会赶尽杀绝,如果可能,他还想将这样的好手招至麾下,不过对于那些出言恶毒,看起来很不顺眼的对手,林战可是绝不留情,能杀就杀。

尽可能地消灭南方势力的有生力量,才是黑团完成统一冰原大业的保障。

数息之后,林战就结束调息休整的过程,他站了起来,面对着那些宗门联军喊道:“不要说我黑星不给你们机会,现在若是有投降的,可享受优待,等等就过时不候了。”

语气不是特别强硬,但表达出基本的意思,已是足够了。

而且他又补充道:“但是,你……就是身上背着弓的那个家伙,你不在此列!”

意思就是说,这人若是要投降,也不会接受的,此人必须死,因为他太毒了,他的箭上已经沾染了黑团伙伴的血,林战怎么能放过他?

“欺人太甚,想要劳资投降,简直就是做梦!劳资现在杀了你!”这名叫后淼的弓箭手,再不出手,那就真丢脸了。

于是,他站了出来……

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经间期出血小腹痛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