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都市超级医仙 第四十六章 秘辛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0:55

都市超级医仙 第四十六章 秘辛

苏尘此话一出。

林同川、林同芝就像是一下子被高速行驶的车子撞了!!!

两人的眼眸中充满了极致的惊惧,楞在那里,一动不动。

“苏尘,不得胡说!”下一秒,林同海猛地抬头,呵斥了一声。

虽然嘴上是呵斥,可他的心底同样惊涛骇浪。

毕竟,苏尘背后的势力太惊人了,刘天雄都怕他怕的和什么一样,连郑立这个副董事长也只是苏尘一句话的事,种种迹象表明,苏尘的能量大的通天,既然苏尘说了,那就应该不是信口开河

都市超级医仙  第四十六章 秘辛

林同海已经决定,之后要好好的查一查,大哥中饱私囊了三亿?三妹根本不是自己的三妹?苏尘的两个消息,简直让他震惊的窒息。

“对!!!胡说!你胡说!你可有证据?”林同川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吼道,他仿佛被踩了尾巴:“我林同川这些年一心都在公司上,甚至为了公司,一直没有再娶妻,我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公司了,你……你竟然说我中饱私囊,小子,你欺人太甚!”

林同川看起来委屈极了,脸色涨红的他,一边吼着,一边看向林同海:“同海,你是信他还是信我?你要记住,我是你亲大哥,一个娘胎里的亲大哥,这小子只是一个外人,一个想要拐骗你女儿的外人!”

“大哥,你先不要激动,苏尘说的真与假,我回头查查账,肯定就清楚了!”林同海认真的道:“绝对不会让大哥受到冤枉的!”

“你……你还是不信我!”林同川只觉得浑身冰冷,脸色一下子从涨红变为苍白,林同海竟然明确表示要查账,那就是不信了,信的话,根本不用查账。

而一旦查账,绝对会暴露,怎么办?该怎么办?林同川咬着牙,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

一边,亲眼看见林同川害怕、紧张的神色,林同海叹了口气,他已经确定什么了。

心底是失望,无与伦比的失望!

曾经,自己这个大哥,在一个木材厂做司机,是自己奋斗成功后,把他接过来,教会他管理公司,还给予了高层的位置。

如今,大哥已经大腹便便,住着几千万的别墅,开着几百万的车,包括侄女林芬都过着奢侈的生活。

这还不算,每一年,还要给予他至少一千万元以上的分红。

林同海自认为自己对得起这个亲大哥。

可是……

三个亿,真不是小数目啊!!!整个林家的流动资金,也就五亿左右吧?自己这个亲大哥是想要把整个林家都掏空吗?

继而,林同芝也开口了:“大哥,二哥,我……我是小芝啊!真的是小芝啊!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连自己的小妹都不认识?都能认错?这小杂碎在血口喷人,你们不要相信!”

林同芝说着,就带了哭腔,已经布满了鱼尾纹的脸上,全是泪水,她好似更加的委屈,比之林同川还要委屈。

“血口喷人?也许吧!既然如此,这位阿姨,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你可以与叔叔去一趟医院,验个DNA就一切都可以证明了!”苏尘淡淡一笑。

“你……”林同芝脸色狂变,尤其是听到DNA这个词,她整个人简直就像是被雷电轰击了,摇晃的厉害,颤颤巍巍之间,几乎都要昏倒,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到这一幕,顿时,林同海攥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林同芝,真不是自己的小妹?!!!

另一边,林岚欣、郭琴、宋吴霖以及他夫人,都早已经彻底傻眼,站在一边,只觉得他们在做梦。

任劳任怨的林同川,中饱私囊三个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亲小姑,是假的?

这……这两个消息,根本就是颠覆性的,晴天霹雳啊!

“大哥、小妹,你们先回去吧!我要静一静!”深吸一口气,林同海沉声道。

“同海!”

“二哥!”

…………

林同川和林同芝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林同海直接打断:“我说,你们先回去吧!”

他的声音很冷,充斥不可置疑!!!

林同川和林同芝不敢再废话,几乎是佝偻着身子,如履薄冰一般的离开林家的大厅。

当两人离开后,林同海直接喝到:“陈管家,进来!”

很快,一个看起来大约有六十来岁的、头发花白、个子有些矮、穿着黑色长服的老者快步走了进来。

陈管家,这是林同海最信任的人之一,从三十年前林同海第一次来到城丰市奋斗开始,陈管家就跟在他身旁了。

“去好好查查林同川和林同芝,把他们的资料翻个底朝天,另外,派人盯紧两人,一旦他们有要逃离城丰市的迹象,立马和我汇报!”林同海一字一顿,字字冰寒。

陈管家重重点头,然后离去。

“苏尘,你跟我来!”接着,林同海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尘,道。

不多时。

一间昏暗的书房内。

苏尘和林同海对立而坐。

“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林同海直接开门见山:“我不想自己的女儿找了一个她不了解、我和她母亲同样都不了解的人!”

苏尘今天展现出来的势力和能量,实在是恐怖的让林同海有些畏惧了。

“没有什么身份,但,我是修武者,所以,诸如刘天雄等人,都会给我些面子!”

“什么?!!!”林同海眼神大亮,宛若两束精光从他的双眼中迸射出来:“传说中的修武者?”

“叔叔知道修武者?”苏尘有些意外。

林同海先是沉默,继而,幽幽的道:“这么年轻的修武者,怪不得刘天雄那么怕你!”

继而,“苏尘,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修武者’三个字是什么时候吗?”林同海的眼神突然复杂了起来。

苏尘摇了摇头。

“是三十年前!!!”林同海的脸上多了一些回忆和沧桑的神色:

“三十年前,我我一穷二白,初来城丰市,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在城丰市几乎都要活不下去了,所以,我准备回老家。”

“要回家,就要做火车,当时,整个城丰市就一趟火车,还是老式绿皮的那种,或许是命中注定,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受伤的人。”

“那人很奇怪,明明是大雪天,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长衫,他躺在雪地里,胸口血迹都要被冻住了,我鬼使神差的上前查看,竟发现,他还没有死。”

“我犹豫再三,还是将他背到了医院,到了医院,那人醒了,他很感激我,他说自己是修武者,然后还给了我两样东西,说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一样是存折,那时候,还没有银行卡,只有存折,另一样是一颗珠子!”

“我不想收下那两件东西,但他一定要我收下,不收不行,最终,我收下了。”

“次日,我拿着那个存折去取钱,震惊的发现,存折内竟然有一百万元。”

“三十年前啊!三十年前的一百万放到今天,就是三千万、五千万!”

“我吓坏了,没敢取钱,我一路跑到了医院,却发现,那人已经离开了!”

景德镇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景德镇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方法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费用
景德镇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