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捉妖记 第一百八十二章 幻境迷踪 下

发布时间:2019-12-04 18:14:59

捉妖记 第一百八十二章 幻境迷踪 下

萧琰的小嘴已经凑到了王小甜的耳边,一种柔柔的舒适感瞬间从她的耳际传向她的全身。她不禁一阵颤栗,“琰子,你这臭小子,千万不要胡来啊,否则,我,我饶不了你!”

其实萧琰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半大少年,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息,对于从未接触过异性的王小甜来说,还是极其敏感的,如果不是她一直把萧琰当成了小弟弟,她或许会在第一时间把背上的萧琰狠狠地扔到地上,然后踹上几脚,大骂一声,“哼,小色男,看我不揍扁你才怪!”

然而,说来也怪,王小甜在萧琰的嘴唇接近她耳际的时候,虽然有点心慌意乱,却没有特别的排斥,好像还隐隐有一丝丝的期待。

“小甜姐姐。”萧琰轻柔的声音终于传进了王小甜的耳内,充满了男人的磁性,那一刻,王小甜觉得这声音正是她心灵深处所期翼的,“我,我想和你……”

“琰子,你,你要干嘛!”尽管王小甜在刻意掩饰着内心复杂的情绪,但是她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颤抖,一如她琵琶发出的颤音。

萧琰在王小甜似嗔似怨的声音中,不由心神一凝,“呀,我这是要干嘛呀?”立即改口说:“哦,小甜姐姐,我想和你龙凤呈祥,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摧毁这里郁结的幻境。”

王小甜暗暗松了口气,却有一丝淡淡的失望,“嗯,对,让我们的气息交溶,我们一起来摧毁它。”她气机一凝,神情为之一爽,之前的那些胡思乱想都在刹那间消于无形。

“小甜姐姐,你双手手心对准我脚底的涌泉穴,这样我们的气息就能交汇在一起了。”萧琰以前和王双乔装成王大力,一直都是骑坐王双肩头,他的双脚很自然在垂在王双胸前,王双很方便地就能抓住他的双脚,从而一起合练龙凤呈祥的心法。而现在,他在王小甜的身后,双脚只能环绕到王小甜的腰际,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他只能向前紧紧地贴着王小甜那温柔的香肩,但是,他这时心无旁鹜,再也没有先前那种风光旖旎的感觉了。

王小甜点点头,“琰子,我听你的。”她虽然以前也曾和萧琰王双二人气息相连,但那都是在八女联手的时候,共同来完成的,像这样单独和萧琰合练龙凤呈祥还是第一次。

“好吧,小甜姐姐,你现在试着导引你的气机从手心流进我的体内。”

王小甜立即引动气机慢慢地进入到萧琰脚下的涌泉穴,她刚感到气机接触到萧琰的涌泉穴,便从萧琰的脚底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萧琰知道王小甜是纯武道的气机,所以,他也完全使用的是盘龙功的心法,这起手一式,正是盘龙功中的吸字诀,很自然地引导着王小甜的气机顺着自己的经络游走。

王小甜身出诗书之家,未出嫁前,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后来,她在得知自己心怡的丈夫劈腿那个风尘女子时,心如死灰,专心跟随如玉修习凤舞九天的心法,几年来早已小有所成,但是,她一直在青梗峰上,除了和郑飞飞等八女日常切磋以外,从没有和其它人交过手,更别说和别人的气机交汇了。她也隐约听施霞等人说过,玉姐这凤舞九天的心法只有和盘龙功融合后,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效用。

所说,单独的凤舞九天心法虽然也是极其的厉害,但是,说到底它并不是最完美的。

王小甜仿佛明白了如玉的心思,与心爱的人不能一生厮守,只能寄希望于两人的气机无限的交融,盘龙功与凤舞九天的心法结合在一起,那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境界啊,她很是期待着那一刻早点到来。可是,她确实没想到,今天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却能和萧琰来实践她想象中的龙凤呈祥心法。

萧琰以自身强大的气机引导王小甜的气机飞快地在自己体内游走,瞬间已经一大周天,他立即引动神识,将经过融合以后的气机引导进了王小甜的体内。

王小甜立即惊喜地发现,一股浩荡的气机忽然从手心涌进了自己的经络中,自己刚开始的气机就像是刚出山间的清溪,立即汇入了无数的洪流,渐成一往无前之势。还没等她明白过来,这股强大的气机便在她体内一泻千里,毫无凝滞地穿行过了她的任督二脉,再次泄向了萧琰的经络中,当这股气机再次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进她的经络中的时候,她彻底地被震憾了,啊!太不可思议了,原来自己还以为气机深厚无比,放之当世也足以傲视任何强者,可是现在,自己的气机在这股洪流面前竟然微弱得若有若无。

而此时的萧琰也完全可以用震憾来形容,以前他和王双合练龙凤呈祥心法时,虽然也能做到心心相印,但是,他总是感觉其中有一丝无法触及的隔膜,究竟是因为什么,他却无法说清。当王小甜的气机刚和自己的气机交融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因为,王双虽然极其聪颖,修练的也不可谓不努力,但是,她气机的主导却是她的天脉心法,纵然她能熟练地运用凤舞九天的心法,总是要在一定程度上或多或少地受制于天脉心法。这也就是他们二人的气机永远也无法做到真正的龙凤呈祥的直接原因。而间接的原因就是,他本身的气机较之王双来实在是高的太多了,所以他的气机一直在起作主导的作用,而王双的气机只能是辅助的作用。

现在却不同了,王小甜的气机看似柔弱,却是绵柔悠长,如果说萧琰的气机是高山兀立,那么,王小甜的气机便是萦绕在高山脚下清亮的小溪,一刚一柔,亦刚亦柔,取彼所长,融彼之短,二者有机地交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全形成了一个整体。

如此刚柔相济的强大气机在二人体内迅猛地游走着,呼吸之间,足足四大周天,尚且略有盈余,这已经是八层盘龙功的境界了。这还不算,萧琰只觉自己的术法真元在这一刻也有了质的提升,他神识一动,术法的真元竟然悄悄地加入了强大的气机中。这正是他多少次术武双修所带来的自然反应。

那一刻,王小甜忽然觉得从萧琰经络中溢出来的气机变得空空洞洞,而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是却比以前增加了一倍有余。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时候,她才感到自己气机的渺小,因为她恍惚觉得,如果自己的修为再高上一点,那么,在和琰子这样的龙凤呈祥之后,其境界一定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琰子早日达到那个境界。

萧琰引动神识,真元流动,强悍的气机终于在瞬间凝练成了气息,这正是他和王双合练时候才会出现的奇迹,但是,却要比和王双在一起时要强悍上不止一倍。他不由兴奋地大叫一声,“小甜姐姐,我成功啦!”然后,他前掌一屈,后掌一翻,对着面前的一株大桷树“呼”的便是一式盘龙出世。

两道璀璨的光华倏地出现在萧琰的掌端,下一刻,两道光华忽然幻化成一龙一凤,龙首昂扬,凤身柔媚,二者相依相偎,一如一幅和谐之极的美丽画面。

谁也不敢小瞧这幅美丽的画面,因为它所蕴含的能量是惊人的,只见龙飞苍穹,凤舞九天――这才是真正的龙凤呈祥!直扑那株三人合抱的大桷树。

然而,诡异的一幕却在萧琰和王小甜的注视之下发生了。强悍的气息竟然毫无凝滞地穿过了巨大的桷树,仿佛那里根本就不存在着任何东西一般。

“哼,原来果然是幻象!”萧琰冷笑一声,气息一凝,一发再发,由盘龙出世一变而为擒龙术中的攫空手。只见龙身一个转折,向着左面的一片虚空轰然扫出,而那只凤却是振翅高飞,直冲云霄。

“哗啦――”一阵金属破裂的声音突然爆开,本来虚空的地方一下子出现了一大堆琉璃的碎屑。再看那株桷树时,竟然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琰子,这是怎么回事?”王小甜惊愕地盯着那堆琉璃碎屑。

“小甜姐姐,其实当双儿神秘地消失在那株桷树内的时候,我就怀疑那株桷树是不存在的,而是对方刻意营造的一个幻象,我还以为,它怎么样的厉害呢,原来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萧琰说:“原来我还以为这家伙是一个幻术大师,现在看来,他不过是巧妙地运用了镜子的折返原理,再加上他一点点的幻术,勉强营造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虚拟空间。小甜姐姐,我们一直向前,一举摧毁他的幻境再说。”

“啊,一直向前,前面不是还有桷树吗?”王小甜刚想说:“我们怎么过去?”忽然醒悟过来,“哦,我知道啦,这里的大多数桷树不过是虚拟的幻象,即使是真的,琰子,以你现在的实力,摧毁它们易如反掌。”

萧琰说:“小甜姐姐,你终于明白啦。走啦!”

王小甜现在和萧琰的气息交融在一起,觉得气机之强悍,足足是以前的几倍。这时候,她背着萧琰,身形不但毫无凝滞之感,举手投足之间,无比地灵动,直如行云流水一般。转眼间,她已经越过了三株桷树,而萧琰更是手起掌落,“哗啦”之声不绝于耳,一堆堆的琉璃碎屑粉粉落下。

当第四株桷树的幻影消失时,萧琰的气息再次凝结,这一次他变式为盘龙功中最厉害的潜龙勿用,这一式正是他和王双在潮河大战千年人妖时所领悟的,妙就妙在它化虚成实,练实还虚,最终复归于虚,虚虚实实奥妙无穷。

只见萧琰掌挟风雷,气息蓬蓬勃勃,直刺最前面的那一株桷树,“嘭――”巨大的桷树一阵摇晃,枝叶纷纷落下,原来这一株桷树才是真实存在的,萧琰冷笑一声,虚引其掌,然后掌力再吐,一龙一凤两道气息互相缠绕着一起撞向巨大的桷树。

“轰――”这一下,巨大的桷树竟然没有一点摇晃,就那么忽然爆开。萧琰更不怠慢,气息一凝,擒龙术倏地向着四方爆开。

这几下兔起鹊落,仅仅是萧琰和王小甜二人的气机在他们体内循环一周那么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的。

当擒龙术强悍的真元向着四周爆开的时候,半空中忽然传来一连串的哗啦声,随即在二人面前的桷树林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一株株孤零零的桷树树,而它们的数量仅仅只有数十棵而已,散落在山沟之中。

王小甜欣慰地笑了,“琰子,我们成功了。”

田林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奉节县人民医院
贵阳有哪些癫痫医院
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
汕头看妇科那个医院好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