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夜之思怅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9:03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夜之思怅

古星尘和梦鱼继续前进,一路上,他们又遭遇了不少零星的怪物,其中多数为人马部族的散兵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夜之思怅

,还有一些其他的野生怪兽,不过这些野怪都无法抵挡轩辕怒魂的一招半式,古星尘和梦鱼有如风卷残云一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遇上的怪物横扫干净了。

傍晚时分,树林开始幽暗起来,行走在曲径之间不禁倍感渗人。晚上在兽怪四伏的树林中行走是非常危险的,怪物的视力一般比人类好,若要交战,必定占得先手,而持有轩辕怒魂的古星尘倒是不惧分毫,可梦鱼的等级毕竟还不算很高,因此两人经过一番商榷之后,还是决定先在原地休息。

放哨的任务自然落在了古星尘身上,他倒无所谓,能够守护梦鱼的话,他乐此不疲。

夜色渐入深沉,皎洁的弯月挂上天空,古星尘身后的草地上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轻微而有规律。古星尘回转头去,而他不用回头也只知道是她醒来了:“怎么了,睡不着么?”

“嗯……”梦鱼走到顾南升身旁,抱膝坐了下来,她的小腿在月色之下显得修长而匀称,“星儿,我今天眼皮总是在跳,感觉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古星尘微笑着摇头:“会有什么事呢?这座森林里能有什么威胁得了我这神一样的男人呢?”

“我也不知道。”梦鱼往古星尘的身边靠了靠,若有若无的幽香让古星尘恍惚间一阵失神。

不知什么时候,梦鱼靠在了古星尘的肩膀上,幽幽地开口道:“星儿,你知道吗?早在人间界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到底在为什么而活?有什么可以让我眷恋的呢?也许没有任何能够绝对说服自己拼命下去的理由,我很努力,却总是事与愿违。

“梦鱼……你……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不是一直都在守护你吗?”

“不,你不能守护我。”梦鱼轻声苦笑,“每当迷惘而无助的时候,我就想不起自己为什么而活着了,我曾经很用力地笑,很开朗地面对每一个人,安慰他们受挫折的心,甚至连夏言风队长也把我视作了一个不可或缺的‘知心姐姐’,可是……我能安慰任何人,却安慰不了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世界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牢笼,每当我落寞之时,却无法自己安慰自己……我做不到……做不到……”

“在人前笑得越是大声,在独处时哭得就越是绝望,天国大陆赋予我的那些含糊不清的使命,令我深感厌倦。星儿,你别再装出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了,其实我们什么都不是,一路走来,无数人都化作了枯骨,总有一天,我们也将消散成虚无。”

“我想象过自己死去时候的场景,那时候,我的脑子里该回忆些什么呢?或许连我的意识都不会再存在了吧……星儿,也许你是我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可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又能做得了什么?我想我可以挂念谁,却不能改变谁,这也许才是真正的我啊……”

梦鱼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不留痕迹地抬起头来看了古星尘一眼,然而却看不到他的脸。

换做以前,古星尘一定会一本正经地鼓励梦鱼,为她加油打气,劝她走出阴霾,振作起来迎接未来,可是古星尘的心态早已不同于过去那个“热血白痴”了,比起同梦鱼初遇时,他成长了太多太多。

古星尘只是静静地听着梦鱼的诉说,仰头遥望夜空中那灿烂的星河,如果他是一个占星师,那么他应该能从星象上获得一些启示吧,然而很可惜,他不是。

古星尘没有任何回音,也许他真的明白,梦鱼此刻所说的话并不能左右大局,所以他尽量选择不去将其打断,因为有些话闷在心里怪难受的,一口气都说出来才能好受一些。要说就说,要哭就哭,压抑太久的心灵能够得到释放,也不失为一件幸福的事。

“我有时候都在想,我们是不是生活在梦中,看着喧嚣的尘世,无论是人间还是异界,再如何繁华,它永远都如飘渺的空中楼阁,看似近在眼前,可是却怎么摸也摸不到。也许我们都是从虚无中来,又会在虚无中去,孤独地穿过繁华世界的尽头,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交错而过,最终孤独地离开,什么也不再留下。”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容貌在人间界算是姣好,然而在天国大陆却只是一般罢了。我的能力并不在战斗方面,我没有出色的天资,就算我拼尽全力,努力地想要证明自己可以,可事到如今,仿佛这些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古星尘心神一颤,梦鱼难道是因为自己败给了卡琳娜之后,心中留下了阴影,所以才这么说?

“你想多了……”古星尘轻声说道,仿佛是喃喃自语。淡然一声,把不安留给昨天,也许一觉醒来,这一页都将翻过去了吧。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梦鱼就这么靠着古星尘的肩膀上熟睡了过去,古星尘自然不忍心将她推开,而是在她身上披了一件衣服,便独自静下心来打坐冥思。

天气阴冷无比,清晨的雾气在梦鱼的发梢上凝成了露珠,看着晶莹剔透,而古星尘却默默地静坐着。已经过去很久了,他铭记在心的真理,修行的基本原则是‘静心’,唯有让自己的心神完全沉淀下来,与灵魂融为一体,完全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才能不断地发觉自身的潜能,进而升级为天国大陆中更为强大的存在。

古星尘也和梦鱼一样,他降生于这个世界究竟是为了什么?曾经他的梦想很简单,只是单纯地混日子,有一天过一天,而他当然也想过“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至尊生活,然而伴随着心智的逐渐成熟,现在的他反而有些迷惘了。

难道这就是他古星尘的宿命吗?难道他也和夏言风一样,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必须选择正视和接受命运的洗礼?

如果说梦鱼无法忘却与卡琳娜战斗后留下的阴影,那古星尘便也依旧历历在目那与夏言风血战到最后一刻不分胜败的场景。

古星尘看得出来,夏言风的身体里的万能结晶早已枯竭死去,永远也不可能恢复灵性,只因那终究只是郭星炼制的结晶,绝非万能的神器。可饶是如此,夏言风的实力比起过去,却依然是有增无减,而他们分别后的这段时间里,换做任何一个转职战士,都不可能像夏言风那样提升战力几乎光速。

然而古星尘还是想明白了一切。夏言风过去的强大,只是单纯依赖着那毫无灵魂可言的万能结晶,而他现在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强大,因为那是属于灵魂的超脱,心灵的解放,全身心融入精神之海后,潜能的最终释放!

虽然结局是平手,但古星尘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因为他所倚仗来战斗的,不过是一柄毫无感情的轩辕怒魂,没有那把剑,他什么都不是!

反观夏言风,他竭尽了自己的能力与智慧,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不光是满腔的热血,更多的是临危不乱的冷静和洞悉敌人的睿智,他是用灵魂在同自己作战!就冲这一点,古星尘已经输了,没有了轩辕怒魂,只怕他完全不是夏言风的队长,而他也终于明白,不论身处何地,夏言风永远是昔日的队长,看似平凡实则伟大的队长,就连苏特伦都敬仰的人物,古星尘自叹不如。

古星尘并不是自甘服软,他只是勇敢地在心底承认了这个事实而没有自欺欺人,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日后再凭借自己的努力却超越,而他所要超越的榜样已经不再是那些遥不可及的传说英雄了。单纯的战力上的超越并非难事,但要在心智上,莫说与传说英雄相比较,夏言风队长都能将他遥遥地甩在后面。

罢了,罢了,再如何落魄,总要敞开心扉来面对明天吧?梦鱼也好,古星尘也好,再平凡的人物,身上也总会闪耀出一些惊人的光点,而等到光点升起的那一天,他们将不再平凡!

来日醒来,昨夜遐想之后的阴影也早就被抛之脑后了,前进的路途中,他们一往无前!

随着古星尘和梦鱼的渐渐深入,道路四周的丛林也越来越茂盛,其间他们又斩杀了不少的野怪,同样不费吹灰之力,一直到几个小时后,他们却在草丛间发现了三具尸体。

“啊……”梦鱼猛然吓了一大跳,那几具尸体的死状简直比恐怖片里还要令人惊骇!

其中一具尸体惨遭开膛破肚,翻起的肚皮上蝇虫乱舞,而他的内脏也空空如也,好像被什么野兽吃掉了;而中间另一具尸体则仿佛被隔着皮肉抽去了身上所有的骨头,身体瘫软成一堆烂肉,头颅就摆在烂肉堆的最高点,天灵盖被开了一大森然可怖的血洞;最后一具尸体完全被某怪物用极其娴熟的手法给肢解了,面目全非,尸块被碾成碎肉酱涂抹在石头上。

古星尘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要是过去的他,恐怕早已吐出来了。

“光看尸体分割的痕迹就能看得出来,这等杀人吃人的手法显然是娴熟无比,不是高等级的魔兽恐怕做不到吧。”古星尘的声音很轻,却极其严肃,“见鬼啊……怎么会有这种事,这片森林里哪来这么厉害的怪物?”

“星儿……”梦鱼突兀地心头一颤,似乎预感到了不妙。

沧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费用
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
济南血管瘤医院要多少钱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