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魂斷玉蝴蝶武俠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8:34

  大清道光年间,直隶保定府有一位金刀大侠姓徐名世勋,为人豪爽,一身正气,在江湖上颇受人尊崇徐大侠如今虽已年过五旬却身康体健,锐气不减当年夫人早年下世,并未續弦,膝下只有一個獨生女兒,小字水蓮,年方一十九歲这水莲姑娘不但花容月貌而且聪慧过人,自幼跟父母习文练武,一点即透,不仅知书识礼,又练就了一身好武功,徐大侠视爱女如掌上明珠,上门求婚者甚多,徐大侠却未肯轻易许人

  徐大侠身边有两个徒弟,大徒弟姓宋名雨川,二徒弟姓朱名云飞两个徒弟同年二十一岁,宋雨川大朱云飞两个月,均是英俊少年且又聪明干练两个人跟师父学武练功专心致志,你追我赶,毫不懈怠三更灯火五更鸡 ,无论酷暑严冬,苦学苦练,二人的功夫不分高低上下,深得徐大侠厚爱面对两个心爱的徒弟,看看含苞吐蕊的女儿,徐大侠心中早有打算——欲将女儿的终身托付其一但徐大侠一时尚拿不准主意有一天,徐大侠把这桩心事对女儿水莲讲了,要女儿自己选定水莲姑娘听了心中自然高兴,她对两位师兄钟情己久,只是两位师兄对她一般好,而两位师兄的品貌、武功又难分高下,彼此又各有所长,所以平时她对两位师兄的感情从来都是不偏不倚老爹爹要她自己拿主张倒让她感到为难了于是,便红着脸说:“女儿年幼无知,终身大事但凭爹爹做主……”徐大侠也觉得终身大事不可草率,便将此事暂时放下,待日后再议

  数日后,徐大侠将两个徒弟叫到跟前,徐大侠面带微笑说:“你兄弟二人跟我学艺多年,与老夫亲如父子,老夫有一心事要与你兄弟二人讲明……”

  两个徒弟齐声说:“愿听师父教诲……”

  徐大侠说:“老夫年事日高,欲将你们的师妹水莲的终身托付你兄弟之一但此事老夫甚感忧虑,故此,老夫今日把话对你二人讲明:日后水莲无论许给谁,你们师兄弟之间都不可为此心生妒嫉而反目成仇老夫之意并无偏倚,只是一女二男只能一为婿一为徒为婿者勿骄,为徒者勿馁要一如既往,兄弟和睦相亲,同心协力,同甘共苦,万万不可做负心小人,背弃兄弟情义做出卑鄙可耻之事……”

  宋雨川和朱云飞一齐跪倒在师父面前,两个人都发誓赌咒地说:“若违师训定遭雷劈”

  徐大侠说:“好快起来吧,这样老夫就放心了言必行,信必果,你二人绝不可食言但目下老夫尚未拿定主意,待日后老夫将当年与荆妻的定情宝物蝴蝶玉佩作为水莲订婚信物交给谁亲事即算妥当……”

  半年后,徐大侠又将两个徒弟召至面前,对两个徒弟说:“今有一事与你二人商议,因此事关系重大,老大不敢轻率——老夫有一位挚友陆大人在京为官,近日奉朝廷之命到江南任巡抚,不日就要离京前日差人送来书信,信中言道,江南水远山长,人地生疏,巡查之中恐为匪盗所扰,险阻不可预料恳求老夫看在老友面上,荐举一位武艺高强忠勇之人做其贴身护卫老夫本当亲自随往,但一去三年两载家中之事难以脱身老夫思之再三,只有在你兄弟二人中选定一人代老夫前往,惟有如此老夫才能放心但此去重大,艰难甚多,又且时日较长,故此与你们商议……”

  宋雨川躬身道:“徒弟愿往”

  朱云飞也拱手道:“师父,让我去吧”

  徐大侠笑道:“好既然如此,老夫就只好让雨川前去了雨川为兄长,自当吃苦在先……”于是,徐大侠便叫朱云飞和水莲为宋雨川准备行囊,徐大侠又对宋雨川谆谆嘱咐一番,待陆大人从京师出发路过保定府时即随同远下江南

  出示玉蝴蝶

  宋雨川走后不到半年,想不到徐大侠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四肢麻木浑身瘫软,神智不清喑哑无声,躺在床上身子不会动转除了两只眼睛尚能眨动外一切全无知觉,成了瘫哑的废人水莲和朱云飞多方求医丝毫无效水莲自叹命苦,母亲早亡,老爹爹又得了这样的冤孽病,岂不活活坑杀了女儿水莲终日守在父亲身边凄凄惨惨地啼哭,朱云飞跑前跑后忙里忙外,小心伺候师父,还时时处处要安慰和照顾师妹,三口儿的生活全靠他来料理

  不知不觉地一年过去了,徐大侠的病情愈来愈重这天晚上,朱云飞和水莲坐在师父面前,两个人都愁眉苦脸,泪水涟涟朱云飞望一眼脸色憔悴的水莲,长叹一声说:“师妹,师父病成这样,看来康复无望,这样下去也非长久之计,我们应该有个妥善安排……”

  水莲说:“我一个女孩家有什么办法师兄去江南一年有余,不知师兄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现在一切都靠二师兄了,有什么办法就请二师兄明言……”

  朱云飞沉默了一阵后说:“师妹,事已至此,我也只好对师妹明言了——师妹,师父对你的终身大事早有前言,师妹可还记得”

  水莲低着头说:“父亲虽有前言,可如今父亲已神智昏迷,我的亲事也难定彼此了……”

  朱云飞道:“师妹有所不知,其实师父早有安排……”朱云飞说着从内衣兜中取出一个红绫布包递给水莲,“师妹看看便会明白了……”

  水莲接过来双手颤颤地将红绫包打开——原来是一只蝴蝶玉佩那洁白的玉蝴蝶雕刻精巧活灵活现,玉佩下配着一缕红线坠,使玉佩更显得华美水莲心想,无疑这就是老爹爹为她裁定终身的玉佩了水莲的脸上立刻泛起艳艳的红晕,心儿也突突地跳了起来老爹爹为她选定二师兄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还有什么可说呢……

  朱云飞望着低头不语粉面羞红的水莲说:“我本想等师兄回来将此事言明,让师兄为你我主持婚盟,行人间文明大礼但师兄归期难定,你我正在青春年少,这样生活在一起多有不便思之再三,只好在师妹面前出示玉佩了……蒙师父厚爱,朱云飞没齿难忘,只要师父三分气在,朱云飞孝当竭力只是目下家中情况难处颇多,依我之意不如早日完婚,也好日后你我共谋生计……”

  水莲长叹一声说:“你我姻缘已定,但凭二师兄安排吧……”

  在师父的几位朋友和街坊邻居的帮助下,水莲和朱云飞的婚礼办得十分节俭婚后小夫妻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水莲的心情也渐渐安定来虽然病父在床,生活又很清苦,但毕竟诸事有了依靠朱云飞不仅对水莲倾心相爱,对一切全无知觉的师父也竭尽孝道,给师父喂饭、换洗衣服被褥、端屎端尿,胜过亲生水莲从心眼儿里感激,对丈夫更是十分敬重和疼爱,两口儿亲亲热热有情有意,水莲心中也有了许多的安慰

  长亭杀师弟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陆大人江南巡察三年期满还朝,宋雨川也回到了保定府水莲见了大师兄不觉一阵悲痛涌上心头,扑进大师兄的怀中便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宋雨川见水莲哭得悲悲切切不免心中一惊,忙问道:“师妹,家中出了什么事”水莲只是啼哭,满心苦楚想对大师兄诉说却说不出来了朱云飞眼含泪水,哽咽着对宋雨川说:“师兄,你这一去三年有,好叫人想念啊……你走后不久,师父突染怪疾,瘫哑在床,已不省人事我和师妹多方求医,终不见效,如今,师父已成废人了……”

  宋雨川听罢大惊失色,跑进屋里跪在师父面前痛彻肺腑地大哭起来:“师父师父徒儿随陆大人下江南一去三载,实指望回来后师徒团聚,徒儿要好好报答师父教诲之恩,没想到你老连一句话都不能跟徒儿讲了,岂不是痛煞徒儿……”宋雨川长跪不起,哭得痛不欲生水莲和朱云飞将师兄搀起,劝慰师兄不必过于悲痛,事到如今哭也无益,保重身体要紧……

  宋雨川痛哭多时后,又抽抽噎噎地向师弟师妹问了些师父病后家中情况,朱云飞以便将师父赠他蝴蝶玉佩之事和他与水莲成婚的前后经过讲给了师兄宋雨川听了低头沉默许久,长叹一声道:“师弟师妹情结连理乃大喜之事,愚兄未能亲为师弟师妹操持,深感愧疚,让师弟师妹受委屈了……”

  朱云飞说:“师兄说哪里话来,我和水莲也是为了照顾好师父和生活方便才草草成婚,师兄不必多想了……”

  宋雨川一连数日守在师父身边,伺候饮食,端屎泼尿水莲说:“师兄连日劳顿,好好休息几天吧”宋雨川说:“也好,为兄刚刚回来,倒也想看看城里城外的几位朋友,待过几天后,再回来在师父面前尽一点孝心吧”

  宋雨川在城里城外拜访好友盘桓数日,回来后又伺候师父月余那天晚饭后,宋雨川对朱云飞和水莲说:“师弟,师妹,看来师父之病已回天无术,为兄理应在师父面前尽孝,但如今师弟师妹已成家立业,自然能够妥贴照顾师父师弟必然竭力尽半子之劳,对此我也就放心了再说,如今不比当初,为兄也觉得生活多有不便,况且为兄江南一去三载,家中父母必然惦念不已为兄明日就要回转故里,你们也不必挽留了,日后每年必来探望师父,望师弟师妹夫妻同心,相亲相爱,偕老百年……”

  宋雨川离开保定府这天,朱云飞和水莲含泪将宋雨川送至十里长亭,在一个岔路口宋雨川停了下来,双手抱拳对朱云飞和水莲说:“师弟、师妹就请留步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如此难舍难分最终也要分别呀……”

  水莲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感,一头扑到宋雨川胸前哭得泣不成声:“师兄,从此天各一方,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小妹实实难舍兄妹之情啊……”

  宋雨川拉住水莲的手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强忍悲痛安慰水莲说:“师妹,不必如此悲伤,你我三人兄弟、兄妹之情胜似同胞骨肉,为兄何尝愿意离开你们但世间聚散离合本是常事,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师妹、师弟你们请回吧……”

  水莲心如刀搅,朱云飞连连唉叹,两个人都背转过身哭得泪水涟涟就在这瞬间,宋雨川刷地抽出钢刀用力向朱云飞的后颈砍下去,毫无防备的朱云飞未及出声头颅便滚落在地

  水莲被这突然的惊吓骇得魂飞魄散,“啊”地一声扑通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宋雨川急忙走过去抱住水莲连声呼唤:“师妹,师妹,你醒醒啊……”宋雨川呼唤多时,水莲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两眼望着地下丈夫的人头浑身颤栗不止,哭得震天撼地,手指着宋雨川咬牙切齿地骂道:“宋雨川你好狠毒啊父亲将我许配朱云飞,想来你必定是心生嫉妒,梦想杀死师弟要夺师妹,你真是痴心妄想似你这等不仁不义的恶徒,丧尽天良,竟置师父之恩德师兄弟的情义于不顾,做出这样伤天害理之事真是十恶不赦杀夫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枉在世上为人……”水莲说罢飞身站起拔出钢刀恶狠狠地向宋雨川砍去

  宋雨川纵身闪出圈外,对水莲拱手道:“师妹暂息雷霆,但听雨川一言……”

  水莲满腔怒火,瞪着血红的眼睛骂道:“我与朱云飞夫妻恩爱,情同鱼水,你如此凶残地杀害了我的丈夫,还想花言巧语蒙混于我,我岂能听你的鬼话今日必定与你拼个死活” 水莲说着抡起手中的钢刀一个飞旋直奔宋雨川的头上砍来宋雨川只得用刀架住,左右躲闪,口中连说:“师妹,师妹,待为兄把话说完,杀剐任你……”水莲哪里容得分说,又抡起钢刀扑向宋雨川宋雨川见水莲恨得咬牙切齿,己摆出要与他决一生死的架势,只得小心一边招架一边后退准备脱身此时的水莲恨不得立刻将宋雨川碎尸万段,见宋雨川欲夺路而逃,情急之下将手中的钢刀狠狠地抛向宋雨川宋雨川将头一歪,只听耳边“嗖”地一声如一缕冷风吹过,耳根部“刷”地蹿出一股热血宋雨川急忙转身跳出圈外夺路而逃,地上留下一只冒着鲜血的耳朵……

  母子走江湖

  水莲与朱云飞成婚一年多,小夫妻恩恩爱爱情同鱼水,没想到大师兄宋雨川因嫉妒而生仇恨,竟乘人不备对朱云飞下了毒手水莲如遭晴天霹雳,哭得混天黑地死死活活,本想追赶宋雨川以死相拼为丈夫报仇雪恨,可是,老父瘫痪在床无人照看,除了她这个独生女儿别无亲人,她怎能放弃老父不管只得忍着悲愤任宋雨川逃之夭夭回到家里后,水莲在街坊邻居帮助下安葬了朱云飞一个年轻的女人失去了相亲相爱的丈夫,生活没了依靠,支撑着残破的家,日子十分凄凉……要不是为奉养瘫痪在床的老父亲和腹中怀着朱云飞的孩子,她真想一死了之水莲自叹命苦,终日以泪洗面,在度日如年的挣扎中一个标标致致的秀女竟变得瘦骨伶仃,面如黄纸……过了半年后遗腹子降生,水莲又喜又悲,喜得是她给丈夫留下了后代根苗,悲的是儿子生下连父亲的面都没能见到……不管怎样,小儿子毕竟给她的精神上带来了极大的安慰,使她感到日子有了盼头,更增加了生活的信心儿子是丈夫的骨血夫妻恩爱的结晶,无论生活如何艰难,拼着拽着也要把儿子拉扯成人盼望儿子成“龙”,水莲便给小儿子取名“龙儿”龙儿长到五岁这年,徐大侠一命归西,在父亲生前的几位好友帮助下将老父安葬亲人一个个都离开了她,只剩下幼儿寡母,其苦楚可想而知曾有好心人劝她再嫁,但水莲执意不肯,她不仅担心儿子受委屈,忘却杀夫之仇嫁人如何对得起亡夫,她决心与儿子相依为命,抚养儿子成人,将来为父报仇雪恨

  共 1198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以玉蝴蝶为引子,讲述了一段爱恨交集,恩仇难分的传奇故事一个师傅两个徒弟,手心手背都是肉,让父女在择婿时犯了难,最后决定以玉蝴蝶为媒,由此引得心怀诡计的小徒弟以药毒害师傅骗得师妹的情感,玉蝴蝶真正的拥有者大师兄回来后手刃忘恩负义的师弟,却惹得师妹二十年的怨恨与追杀主人公水莲是个为夫报仇的贞洁烈女,还是一个被谎言蒙骗的简单女人杀了自己丈夫的师兄是仇人还是恩人对自己体贴温柔的男人是丈夫还是豺狼一个个疑问让这篇小说精彩迭出好一篇跌宕起伏的武侠小说,欣赏【:瞳若秋水】【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04:12 很好看的传奇小说,架构很传统扎实,情节跌宕生动,问好云水老师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楼文友: 22:04:58 人的冲动总会造成无数的遗憾,也正是因为这些遗憾才有了那么精彩的故事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楼文友: 00:22:0 要是在没动手之前就把话说清楚,结局会怎样 我只想做泰山巅峰的一块石头

  4楼文友: 1 :44:25 人心中怨恨的来源如果弄不清楚,就容易出现差错,这篇小说便是揭示这样的一个道理吧师父想在两个徒弟中选一为婿,另一个就只能为徒了,阴险的二徒弟因为嫉妒而毒师并且娶得了师妹,知道真相的师兄只得把他杀了,却不料师妹早已与之夫妻情深,更听不进师兄辩解之辞 跌宕的情节,传奇的故事,让读者看了一篇真正的传奇

心动过速有危害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冠心病吃什么药最有效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