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太炎 第8章 反击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2:06

太炎 第8章 反击

夜色渐浓,凌霄和憨厚大个两人早已跑出那片灵参地足有一百五十多里路,现在想要赶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老大,咱们得先找个露宿的地方,山林中多有猛兽出入,最好将地方选在高大一些的大树上。”

凌霄对于这些琐事,是一概不懂,先前能遇到一个破庙,那是他运气好,像这种露宿荒野的事,今后还多的是机会。

“老大我啥都不懂,就只会修炼和炼器,你自己看着办吧。”

凌霄双手抱着后脑勺,大步向前走着,时不时的哼哼小调,显得即坦荡又洒脱。

“哎!傻大个,你叫什么名字?”

憨厚大个嘿嘿笑了两声,又习惯性的摸了摸后脑勺。

“俺叫二狗,小名儿狗娃,俺爹说了,名字取得贱,小命活得久。”

凌霄捧腹仰天大笑,没想到还有人给自己儿子取个狗名儿,那不是骂自己儿子是狗崽子吗?

“二狗兄弟,我姓凌,单名一个霄字,今后你就叫我老大。对了,你姓什么?”

听到这话,二狗的双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失落之色。

“俺老爹被逐出宗门后,姓氏也被家族剥夺。家族族老严令老爹以及后人不得再用家族姓氏,否则就会收到家族刑堂的制裁。所以俺老爹从此以后一直只用名不用姓氏,他临终前告诉俺,将来一定要好好修炼,重新得到家族的认可,认祖归宗。”

凌霄没有想到,二狗的经历比自己还惨,可以说两人现在算得上是一对难兄难弟。

最终,两人在稀疏的树林附近找到一颗直径足有三米多的参天巨树作为两人过夜的地方,在大树二十多米高的树杈处,有一块两米见方的平坦位置,正好可以用作休息。

以天为被,以树为床。仰头可见繁星点点,低头可见兽影穿梭,只可惜是两个煞风景的骚年。

百年灵参的精纯药力,经过一天的运动,渐渐在经脉中转化为自身灵力,原本枯竭的丹田,缓慢聚集的灵力比先前还增加了不少。

没有炼制成丹药的灵药,里边仍有许多杂质参杂其中在,灵力的转换比之丹药的药力转换慢上倍许,而且药力还有所流失,这也是许多人都将珍惜灵药炼制成丹药后再使用的原因。

“二狗,你小子修炼到了什么境界,跑起路来比我家的家传绝学也不遑多让。”

“老大,俺前几天刚修炼到练灵九层,想要更进一步修练到灵海期,起码还需要好几个月。”

憨厚二狗的话,惊得凌霄险些从树上掉下去,谁能想到一个乡野小子修炼的速度,比一个大家族的天才子弟还快。

“二狗,你丫该不会是什么大能转世吧,我以前身为凌家七少爷,丹药灵石一样不少,可如今也才练灵期八层,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修炼的?”

二狗习惯性的摸了摸后脑勺,陷入了自己的成长记忆中。

“俺从小就在药缸中长大,天天啃着灵参和各种山中灵药,吃着各种猛兽血肉,修炼能不快吗?要不是俺老爹早早离世,说不定俺现在都已经修炼到灵海后期了。”

凌霄心中惊叹,看来二狗的父亲不是普通修行之人,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还能为自己儿子的将来早做打算。

两人刚休息不久,远处的丛林中隐约传来阵阵急促的兽蹄声。

“老大,我感觉到几股杀气向正在向我们飞快靠拢过来。”

二狗突然出声提醒,他侧头将脑袋靠到树干之上,仔细辨听和分析情况。

-“一共六个人,乘骑六只妖兽坐骑,老大,你得罪了什么人啊,一次来这么多高手对付你?”

在二狗的心里,能拥有妖兽坐骑的人,一般都是高手,而凌霄只是嘴角扯了扯,玩味的撇撇嘴,一柄黑色的铁锤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怎么?你害怕?现在逃命还来得及哦。”

憨厚二狗,碰了碰拳头,沉声说道。

“俺老爹说过,做人要无畏无惧勇往直前,千万不要像他那样一辈子畏缩在乡野之地,想要成为强者,一定不能有畏惧之心。”

凌霄有些意外,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经历,能培养出二狗这样实力的老爹,完全有可能是一位人生失意的奇人。

就在两人说话时,五百米外的林间小道上,六只如犀牛般大小的独角地甲兽狂奔而来,在其背上,皆有一人跨坐。

“二狗,等会儿我先跳下去砸翻一人,你见机行事。”

二狗点点头,右拳在胸口锤了两记闷拳,表示没问题。

地甲兽放足狂奔,每只间隔十来米远,里许的距离转瞬即到,其上六名黑衣人躬着身子,一言不发,皮鞭不停抽打在地甲兽腹部。

当四人跑过凌霄两人栖身的大树时,凌霄看准时机,身形如毫无重量的飘絮被狂风猛烈吹动一般,迅速下落到第五只巨兽上方,黑灰色小锤猛然下砸,却诡异的没有带起一丝风声。

那黑衣人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铁锤就已经狠狠砸在他的头顶,只是遂不及防的一下就将那人砸下兽背,瞬间断绝生机。

最后的黑衣人见势不妙,刚要出声警示,却是发现头顶同样跳下一名魁梧的身影,那身影赤手空拳,手肘猛的击打在其头顶,同样的结果再次出现,两名黑衣人轰隆两声摔落到地面,两只受惊的地甲兽,慌乱的窜进了旁边的树林中,可惜奔跑在前面的四人早已跑出数百米远,所以对身后两名同伴的遭遇豪无所觉。

“老大,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来对付你的?要不要看看他们长什么样,可别杀错人了啊?”

从始至终二狗都没问过凌霄为什么确定这些带有杀气的黑衣人是冲着他来的,直到两人伏击成功后,才出声询问,估计是二狗的反应天生慢半拍吧。

“我心中隐隐感觉到,这些人就是来对付我的,宁杀错不放过,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嘛,反正黑衣蒙面,身带杀气的都不是什么好货,若不是来对付我的人,就当为民除害,造福苍生吧。”

二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两人的面巾扯下,大大咧咧的一手一个提到凌霄的面前。

“这两人都是许氏家族的家丁,以前还经常嘲笑本少爷,许长风那混蛋还真是不死心,一次不成功,又来第二次,派出的人手实力一次比一次高。这次连练灵期七层的家奴都一次性派出两名,也不知道前面那四人实力如何?”

二狗松了口气,嘿嘿笑道。

“没杀错人就好,俺老爹说了,滥杀无辜不是君子所为,做人当恩怨分明,有恩报恩,以德报怨。”

凌霄暴汗,顿感无语之极,二狗他老爹确实是个妙人。

“二狗,你老爹到底还说了些什么?有没有告诉你,那些年你老子与那些姑娘们的那些破事?”

二狗对于凌霄的打趣一点也不在意,他一边翻找着黑衣人身上有价值的东西,一边笑的见眉不见眼。

“嘿嘿,俺老爹说了很多,但都是些关于爷爷辈的事情,还让俺以爷爷为榜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多繁育后代。老大,咱们这次发了,好多下品灵石啊!起码可以讨上一房媳妇了!”

凌霄同样在一名黑衣人身上翻找着物品,看来炼器大家族的人确实有钱,随便一个打手,身上都能找到价值数千下品灵石的空间储物袋。

“还不错,本少爷这边找到两千多下品灵石,还有两件低阶凡器,都是攻击力加六百的武器。二狗,你那边收获怎么样?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他们很快会发现不对,咱们再退后些设置几个陷进等他们自己钻进来。”

“老大,俺这只储物袋里有五千多下品灵石,六件五阶到九阶的凡器级武器和一件一阶灵器级法宝,哇塞!攻击力加一千二百的攻击型法宝。”

二狗手中拿着许多战利品,心情愉悦,说话时眉飞色舞,险差手舞足蹈。

光这一次的收入,就差不多够买下他家传的那片灵参地里的小半灵参。不得不说杀人越货,果然是发家致富的捷径。

“老大,他们肯定想不到咱两会往回走,要不要给前面的四个傻子提个醒?”

凌霄一个爆栗敲在二狗头顶,很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个憨货,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是反应迟钝吗!他们跑一段路就会发现情况不对,少了两只地甲兽一起赶路,另外四只地甲兽奔跑的声音会小上许多。”

地甲兽属于兽族中的妖兽一类。(太炎大陆,地域辽阔,百族林立,兽族共有五个大族群,分别是:

第一类,猛兽,它们属于普通的兽类,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被各大种族当做食物对待。

第二类,妖兽,由猛兽修炼变异而来,实力强大,不同种类的妖兽具有不同的特殊能力。常被各大种族驯养,作为运输物品或骑乘所用。

第三类,玄兽,它们是荒兽和妖兽共同产生的后裔,具有一定智慧,体内蕴有晶核,能够用于炼制丹药,或作为特殊法宝的能量核心,一些特别的部位,还可用于炼器,但大部分玄兽都被训练成了战争工具。

第四类,荒兽,这一类族群,血脉源于蛮荒时期,经历万古长存,但它们天生不能化为先天道体,成就大道。每一只荒兽都有毁天灭地之威能,但它们的后裔,荒兽血脉大多稀薄,身体却异常庞大,经常为寻找食物,而进攻人类聚居地。荒兽的全身上下,皆是宝物,每一处部位都可以用于炼丹或炼器,此种兽类天生傲骨,其他种族无法驯服。

第五类,天地灵兽,它们灵智颇高,通灵性,常伴天地灵植而生,具有灵植的部分能力,它们青睐于高智慧种族,一般会在天地灵植成熟时,等待有缘之人认主。)

两人从树林中找到受惊的地甲兽,分别驾驭一只,向着旁边另一条岔道跑去,随后便在十里外的小道上,设置拌索陷进、索套陷进和大陷阱。

正在前方奔跑赶路的四人,跑过凌霄两人原本所在的地方七八里路后,才感觉到地甲兽奔跑的声势有些不对,最前方的黑衣人,回头一看,惊骇的发现,他们六人的队伍,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两人两兽。

“停!情况有变!”

“不好,老四和老八两人不见了,肯定遭遇了不测。”

其中一名黑衣人惊呼道,即使他不说,另外的三人,也发现了现在的情况不妙。

“回去查明情况,既然是悄无声息的暗杀,说明凶手人数很少,而且实力不足,不敢与咱们正面应对,定然是凌霄那小子所为。”

“大哥!外界不是传闻那小子是个废物吗?这是众所周知的,为什么大少还要如此兴师动众?会不会有其他人暗中帮忙?”

为首的黑衣人闻言,冷冷看了说话之人一眼,随即暴怒。

“笨蛋!若真是废物,咱们会在两天时间,连续折损四名练灵期六层以上的高手吗?这还叫兴师动众,若是不小心些,咱们四人也得折损到那小子手中,别废话了,赶紧回去看看。”

凌霄两人再次蛰伏,将两只地甲兽赶走,如此就形成了他们已经离开的假象。

小半个时辰后,凌霄两人趴伏在一颗大树上,远远就看到四只地甲兽并列奔来,四人的距离挨得极近,显然是为了防止被人逐个击破。

“老大,他们这次学聪明了,咱们的陷阱还有作用吗?”

二狗担忧的说道,倒不是他害怕打不过对手,而是害怕一不小心让对手跑掉一两个,那样就少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四名黑衣人,两人一排,并驾齐驱,两前两后,相互照应。

“大哥,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奔跑中,一名黑衣人转头向着身边为首之人疑惑的问道。

“停!老五,你下去查看一下,看看这附近有什么情况?”

为首黑衣人虽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小心使得万年船,想了想之后,还是吩咐其中一名黑衣人下去查看。

那名叫老五的黑衣人,走到前方百米处,随意看了看,见没什么情况,除了有两只妖兽奔跑过的痕迹,别无他物。

“老大,这就是凶手逃跑的方向,前方全是那小子乘骑的坐骑留下的痕迹,并没有什么埋伏。”

为首黑衣人,自嘲的摇了摇头,大手一挥,带着其余三人继续往前行进。没想到混迹江湖多年的几名彪形大汉,会被一个毛头小子耍的团团转。

四名黑衣人又向前跑了一里路左右,跑在最前方的两只地甲兽,奔跑间突然一脚踩到了套索上,瞬间就被巨大的拉力拉得悬挂到半空,兽背上的两人遂不及防,重重的摔倒在地。

后面两只地甲兽来不及止住奔跑的步伐,继续向前冲出数米远,一下绊到绊锁,随即轰隆一声重重摔倒,乘骑在上的两名黑衣人,也被远远的抛飞出去。

凌霄抓住时机,在前面两人摔倒在地时,就已经冲了出去,其中一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凌霄的黑灰色铁锤,砸中胸口,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脖子一歪,不省人事。

二狗同样迅猛的冲到一名黑衣身倒地的地方,挥起巨大的拳头就往其脸上打去,只是是几拳过后,那人就出气多,进气少了。

黑衣人只剩下后面摔倒的两人,等他们踉踉跄跄的挣扎起身时,发现自己的队伍又损失两人,顿时吓得肝胆俱裂、拔腿就跑。

“二哥,咱们快逃,凌霄这小子太他么阴险,咱两无论如何也要逃掉一个,回去禀报消息,否则今后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啊。”

二狗见两人拔腿狂奔,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逃跑的两名黑衣人还没跑出去多远,就被前方从天而降的两张大在其中,两人拼命挣扎,破口大骂,却怎么也逃脱不了被生禽的命运。

“凌霄,你个杂碎,你个卑鄙小人,赶快放了我们,咱们好好的赶路,遭你惹你了,为什么要对我们许家几个奴仆下毒手?你就不怕我们许家报复吗?”

凌霄眯了眯眼,不屑的撇撇嘴。

“二狗,让他们闭嘴,这两家伙多久没清理肠道了?放屁真臭。”

二狗一把扯下两人的蒙面黑巾,随地捡起两块石头,硬塞进两人口中,直到发出两人呜呜之声无法言语之后,才嘿嘿笑道。

“老大,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会逃掉两人的?”

“废话!本少爷要不厉害,那你就是我老大了。”

凌霄很臭屁的说道,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其实他也不知道会逃掉几人,撒抓人是他从小最喜欢干的事情,不知道用这方法抓到过多少不怀好意的黑衣人了,习惯成自然就是如此。而且二狗的储物袋中,又正好有两张一阶灵器状法宝,束缚力足有一千六百多,为了保险起见,将之全都用上,没想到还真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老大,咱们用不用拷问一番?这两家伙肯定知道些什么。”

凌霄摆摆手,开始收刮地上两名黑衣人身上的物品。

“二狗!你去解决掉他们,那只不过是两个卖命的奴才而已,能知道什么。就算他们不说,本少爷也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哪些。”

二狗来到住两人的大前,看着两名不停求饶的黑衣人,咧开大嘴露出一个不算好看,却极为灿烂的笑容。

“嘿嘿!二位一路走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很显然,你们的时辰已到。对了,这是俺老爹告诉俺的。”

说罢,二狗将两人的脑袋猛的撞到一起,两人直接七窍流血而亡。

两人几个时辰忙下来,总算是收获颇丰,下品灵石足有三万多,凡器宝物十四件,攻击力和防御值加CD有六百到九百左右,一阶灵器级防御法宝一件,防御值加成一千四百,一阶灵器级攻击法宝一件,攻击力加成一千二百。

这也就是许家是炼器大族,连一些实力不怎么样的家族打手都配备有灵器级法宝,若是换做其他小点的势力,凌霄两人哪里能弄到两件灵器级法宝,不管怎么说六名黑衣人还是为两人接下来的行程奉献了盘缠。

长春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快
天津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专治癫痫医院
三亚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