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妖尊 第一百七十九章 魂种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0:01

绝世妖尊 第一百七十九章 魂种

莫非若兰也是想來看新娘的,

古尘奇怪的看着藏身在树冠中的若兰,印象中,她并不属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而且此番藏身在树冠中的样子,也显然是潜伏进來的,

若是想來看新娘,为何要偷偷摸摸,

呼,

若兰直接从树冠落到了古尘面前;“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

古尘奇怪道;“我为什么不能來,闲來无事,來看看新娘也不行吗,我还有点奇怪,你怎么也來了,而且还是偷偷默默的样子,”

“难道要和你一样光明正大,”若兰道,“木正天布置的防御,现在已经被渗透,而且玄阴教已经光明正大的挑衅,明日若是出事,新郎和新娘出事肯定是最轰动的,武赐实力非凡,倒是不需要担心,所以老鬼让我來看看新娘这里,不要发生了意外,”

古尘恍然大悟,倒是他想的简单了,原來若兰是來保护木纯儿的,

古尘一副英雄所见略同,道;“和我想到一起了,我主要也是看看木纯儿这里是否安全,”

若兰瞥了古尘一眼,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他临时改变借口,道;“有人來了,”

若兰一个纵身,再度跃上树冠,而古尘紧随其后,

淡淡的香从若兰的身上散发,古尘深吸了一口,发现若兰在看自己,这才看向了不远处,不远处,一队龙虎卫巡逻而來,只是四周扫视了一番,就离开了这里,

待到这队龙虎卫离开了,若兰这才道;“走吧,不要光明正大,万一真有情况,极有可能打草惊蛇,”

古尘点了点头,随后两人偷偷摸摸的潜伏向了塔楼,

塔楼很精致,远远沒有看上去那么古朴,而且在塔楼下有一套精致的别院,只是,别院中并无龙虎卫,只有莺莺燕燕的嬉闹声从中传出,

古尘和若兰两人,像是两个偷摸的窃贼,躲过一个个哨岗,最终潜伏到了这小院中,

“纯儿,你和武赐公子已经相处了那么久,你感觉他怎么样,”

一个略显顽皮的声音响起,

“什么怎么样,他挺好啊,”一个略带羞涩的声音,

“怎么个好法,”又是另外一个声音,

“就是,体贴,细心……总之是还不错啦,”

“呦呦呦,只是还不错啊,咱们的纯儿真是太挑剔了,你知不知道,武赐公子可是我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若是你觉得勉强,不如让给姐妹们,”

“哎呀,不要闹,”

“哈哈,哪个和你闹了,我可是认真的奥,真不行,我可以给武赐公子做妾,你同意吗,”

“我也愿意给武赐公子做妾,”

“还有我,”

“算我一个,”

“……,”

嬉闹的声音一时间愈演愈烈,突然,一个声音道;“好了,你们这群思春的丫头,你们若是都做了武赐公子的妾,他一个人怎么能忙的过來,”

“说不定奥,武赐公子年轻有为,实力还那么深厚,驾驭七八个女人,肯定不是问題,”

“哎呀,说出这样的话,你羞不羞,”

“就是,况且,武赐公子能不能驾驭这么多,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这个咱们的纯儿最有发言权,”

“什么啊,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哈哈,看看,纯儿的脸都红透了,快说说,武赐公子到底厉害不厉害,”

“……,”

古尘沒想到一群女人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这么放的开,若是他自己还好,可是现在还有若兰和他在一起,听到这些话,不禁的有些尴尬,

不过,当古尘看到若兰那波澜无惊的眼神和表情时,顿时感觉自己想多了,

古尘低声道;“看來沒有什么好警觉的,只是一群女人在闲聊,很安全,”

若兰做了一个挥手的姿势,道;“只是暂时安全,接下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我预感这里会有事情发生的,”

古尘微微抽动了一下自己的眼角,他野兽般的直觉都沒感觉到危险,若兰能感觉到,莫不是她想听这些女人的闲聊吧,

不过,见若兰的态度那么肯定,古尘也不好直接离开,而是继续在房外偷听这些女人的谈话,

“对了,”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纯儿,我这里有一枚梦丹,送给你当做新婚的贺礼吧,”

“梦丹,什么东西,”

“服下之后,体内会散发一种香,对男人可有很大的魅惑奥,难道不想在新婚之夜,给武赐公子留下一个好印象,”

……

房屋外偷听的若兰猛然惊觉,她看向古尘道;“你可听说过这梦丹,”

古尘一怔,摇了摇头,丹药种类万千,而且他对丹药一面并不熟悉,怎么可能知道,

若兰沉思,低声道;“不好,”

古尘还沒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若兰猛的暴起,直接冲进了房间,看到这,他紧随其后,

“啊,”

一片惊叫声响起,等到古尘闯进房间之后,发现若兰正从一身穿大红礼服的女人手中抢过一枚暗褐色的丹药,

房内一共八名女子,此时全都惊恐的看着她,

古尘一个纵身來到若兰身侧,他看了一眼若兰手中的丹药,随后紧紧的皱起了额头,

这哪里是什么梦丹,一股若有似无的灵魂力量蕴含其中,若是他沒猜错,这就是玄阴教那人控制活人傀儡的灵魂种子,

谁送的,

古尘双目环视,见一个女人眼中有寒光闪现,想也不想,瞬间來到她的面前,并且赶在她做出任何的动作之前,一指点在了她的眉心,让其昏厥了过去,

“全都出去,”

低喝声蕴含着一股阴冷的杀气,除了红衣女子之外,所有的女人,全都慌张的逃跑了出去,

古尘这才看向若兰;“这是那种子,”

若兰在手中缓缓转动,最后点了点头,

嘶,

古尘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他们沒有离开,若是让木纯儿服下这东西,万一明日大婚的时候,突然发疯般的暴毙,那么事情就大了,

红衣女子惊恐的看着古尘两人,她颤声道;“你,你们不是廵龙使吗,这,这是为何,”

古尘看了一眼女子,颇有姿色,而且有一种邻家女孩的清纯;“你是木纯儿,”

女子点了点头,

古尘笑了一下;“沒有什么事情,我们只是來看看你,”

虽然古尘这么说,但是女子显然并不相信,眼神依旧惊恐,

“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木正天的声音猛然响起,随后一股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而來,

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木正天双目赤红,发须张扬,直接闯进了房间,不过,当他看到房间内的若兰和古尘时,身上的杀气这才收敛起來,

数道极光飞來,赫然是病鬼和熊霸,还有武赐,

武赐抢先闯进房间,看着受到了惊吓的木纯儿,他连忙近前安抚了起來,

木正天一脸凝重的看着若兰手中的那颗丹药,还有躺在地上的昏迷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沉声道;“赐儿,先带着纯儿去休息,”

武赐不傻,看着房间内的一切,自然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点了点头,随后将木纯儿带离了这里,只是在路过古尘身边的时候,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待到武赐和木纯儿离开,木正天这才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安排的,”病鬼无精打采的声音响起,“活人傀儡的出现,说明你现在布控的防御,早就被渗透,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控制了,我想了想,觉的纯儿这里极有可能被下手,所以就让若兰來保护一下,沒想到,被我赌对了,”

木正天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点了点头,道;“这次多谢你们了,”

病鬼倒是不在意,他走到若兰面前,将那可魂种拿在手中,道;“这就是那人的灵魂种子,也是我们的线索,有了它,就能找到那个人,”

“那还等什么,”木正天咬牙切齿,“现在就找出來,我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病鬼摇了摇头;“现在不可以,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人的灵魂力量有多强,而想要找到那人的唯一办法,就是服下这颗魂种,如此才能和他建立联系,但是谁也无法保证服下这颗魂种,会不会被控制,太危险,”

“沒关系,”木正天道,“我來服用,”

看着木正天抓來的手,病鬼顺势躲过,他一边摇头一边走向外面,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的灵魂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抗,不止是你,我们谁都沒有把握,在沒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谁都不能服用,”

病鬼的身影飘然离去,淡然的语气,似乎根本沒有将木正天看在眼中,

木正天一阵沉默,他看向若兰,长出一口气道;“这次多亏若兰姑娘,这份恩情我木正天记在心中,但是,这个人我要带走,说不定能问出什么,”

看着木正天将昏迷的女人带走,古尘不禁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其实什么都问不出來,只要女人苏醒就会死去,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棘手,这才让人命死在自己手中,

毕竟是止戈城,能住在这里的每个人,背景都不会普通,

北京熙仁医院怎么预约
武汉博仕医院康建物
白癜风治疗吉林哪家医院好
怀化治牛皮癣费用
辽宁治疗牛皮癣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