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煌 第一五七章 敲诈勒索(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4:39

神煌 第一五七章 敲诈勒索(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此言差矣!“严凡却摇了摇头:“此子明知那些奴冇隶,已必死无疑却仍是不曾犹豫,断然出手,可见心性如何♀样的孩子,哪里就适合你们芥生道?至于那套锦一”

说起那套剑,严凡目中,竟亦露出凡分惊悸之色♀云界中,怎有那般邪异的锦?也不知宗守,到底是何处习得?

那个白色身影舞剑之时,就彷如是死神降世,剑出之际,就是他人亡命之时

若论剑道,自然是先前宗守,那犹若天外飞来的一剑,最震动人心

可要说杀戮,生死搏杀,这门名为冥河告死剑的剑诀,才是无上之选

募地闭上了眼,严凡的语气,有恢复到平缓无波:“操纵天地间的冥力死气以伤敌,虽是稍显邪异,却暗合天道,不堕魔流只需不常用,此事无妨!”

见对面水凌波唇角扯了扯,露出不屑之意∠凡不由一笑,知晓再争辩下去,也分不出结果摇了摇头道:“这孩子,我越看越是欢喜!不忍放弃可你我如此僵持,也非是办法一一”

水凌波仍旧冷笑:“你还要怎样?这二十凡日,你我已经赌了十局三局斗剑,两局绘符,四局斗棋,结果都是不分胜负!这一次,你又想赌什么?你若是要说什么书画之类,我水凌波没这么蠢我若说要放开手脚,全力一战,估计你也不可能答应!”

严凡不由一阵哑然,此事还真是有些难办其实也非是他胜不得,只因那斗棋要让三字斗剑绘符也是颇多限制,如之奈何一

旁边的雷动,却是听得欲哭无泪就为此事,他已经被困了三十余天不得脱身,也不知何时才到头

忽的灵感生出,雷动嗯哼了一声道:“二位,其实也不是不可变通,要不二宗共有一人二师?”

话音未落,那庄凡与水凌波,就已杀气腾腾的,冷冷望了过来“者更是重重一哼:“胡说八道!若二宗共有,谁主谁副?若是学了这苍生道那些异端邪说,我如何向五绝山庄列为祖师交代?如此子落入邪道我宁愿亲手取他性命”

水凌波也一声轻哂:“我倒更怕那宗守,被你们那些迂腐之念,弄坏了脑袋若他要拜入五绝山庄水凌波必定要为我苍生道,先诛此未来大敌!”

雷动不由翻了翻白眼两眼无神的望着天际,他对这两人,已经彻底绝望了

又看了看一旁,只见赵嫣然,正是好整以暇的,拿着一刀一剑,在那摆弄目光痴迷,兴致盎然

再若是仔细看可发现那刀剑划出的轨迹,恰与宗守虎千秋的攻守相合,只缺了一点点意蕴显然方才那一战,这疯女人,也是受益非小

不由暗觉忿忿,这女人倒是挺会自得其乐可怜他的真如小姐,这许多天没见到自己,必定是寂宾无比~一

又又又又

在车厢顶上,注丹望着轩辕依人的那辆翻云车,也同样远远离去宗守微微一叹

莫名的有种空落落的的感觉,仿佛[百度神煌吧]有什么东西,正从身边溜走有些难怪

这一来二去,他身边又只剩下了四人接着宗守眼神又复转为阴翳,那三名玄山城的先天武师,看他的眼神,当真是令人极不舒坦

轻视鄙薄什么的,他不在乎,可那神情,分明就是愤恨嫌恶

初雪同样满是不舍,眼睛微红的饮着:“好可惜,怎么依人小姐的母亲,忽然就病了?那岂不是说要再过凡个月后,才能再见到她?上苍保佑,千万没事才好!”

宗守翻了翻白眼,这女娃莫非还真单纯到以为,那位玄山城的主母是真的病重?

不过此事,他也不愿置评没必要定要把人往坏处想,或者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病倒了也未可知

正摇着头,下一脾就听初雪又转过头,很是认真道:“少主,雪儿现在有些想她了怎办?要不干脆现在就去玄山城,把小姐娶回门好不?”

宗守无语,蓦地并指在初雪的脑袋上一敲:“我看你不是想她,只是想那些药糖才对!”

初雪吃了一惊,一霎那间有些慌乱,眼珠微转道:“少主,那我们不用回乾天城了≠主前些天,不还说要赶回去继承妖王”

“回去做什么?被人摆弄着玩?”

宗守冷然一笑,目光顿时明灭不定却没察觉自己的注意力,已经被初雪成功引开

有虎千秋相助,乾天山足有六成半的力量,可被他掌握不过此刻他返回,若是甘愿当今木偶人也就罢了,一旦露出要掌握天权的心思那宗世宗阳几人的反应,就实难预测

大敌在外,若是还有人再后面扯后腿,下暗刀,结局多半不妙

不过也是因那虎千秋的实力,远在他预计之上,才改了主意

有这位定厚针,定可助他镇住乾天山,他倒不如在外继续呆着

突破了先天之后再回去,岂不更舒坦?

说来还是他实力太弱之故,若有虎千秋那般的境界,天位之下,自可纵横无敌□至如虎中原那样也可,至少遇上那些玄武宗,也能一战

又想起虎千秋口里的八尾天狐王族雪氏,还有那雄霸八百世界的母族陆家,不由又一阵头疼无比

果然还是要寻个实力强横的靠山这才妥当,无论是五绝山庄身后的节,还是太元宗的苍生道,都是能与之抗衡的势力只可惜一

一想起此事,宗守就无比纠结一时恶从胆边生,蓦地转过身,不硕一切,朝着天空大声呐喊:“喂!我说你们两位,到底有结果没有?再要分不出胜负,不如就放我去太灵宗拜师怎样?”

前面的虎中原,四硕茫然此处四下无人,也不知[百度神煌吧]宗守,到底是在对谁说话,又在发什么疯

不过,去那太灵宗倒是不错别人不知,他却曾听人说起那是云界之中,第一圣地

若有此宗为后盾‖天山必定可安枕无忧,所有乱局,迎刃而解

正奇怪之时,旁边就‘哧溜,一声炸响♀万里晴空,突然间雷声滚滚°有水桶粗细的电光,凡乎是擦着宗守的身子,忽然劈在那翻云车旁瞬间就炸出了一个三十丈方圆的深坑

那十凡匹驭风驹,立时齐声嘶鸣,纷纷惊跃而起充当车夫的宗原,倾尽全力,才勉强令其平静了下来

虎中原也是打了一声寒战,这电光起时简直毫无预兆,若是劈在人身上哪怕他这样修到地轮五脉的武宗,也要化作一团焦炭

能发出此击者,至少也是日游之上!

也幸亏这翻云车,是浮在空中,才没被那电光波及

宗守心中一叹,他就知结果会是如此很是淡然的将那因电光之故,而倒竖起来的头发,全数捍平忽而又心中微动,继续仰面朝天

神煌  第一五七章 敲诈勒索(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用商量的语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宗守大好前程,就被你们这么耽误,总不能一点补偿都没有再说着拜师之前,总需给我一点见面礼可对?”

那天空中,顿时是!阵沉寂半晌之后,那云宝中,蓦地一团光华降下,稳稳落在车厢顶上

仔细一看,却正好是十个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酒瓶瓶口虽是密封着,却仍有一股醇厚清香,扑面而来

宗守看了一眼,立时唇角抽搐不已♀不就是雷动,答应过他十瓶仙酿?那上面的两人,还真有够吝啬,都是不见兔子不辙鹰的主儿没能收入门下,那就一点好处都不给

心中顿时大怒,决定誓死抗争,宗守哼了哼,戟指指天:“我意已决,今日你们谁先给我好处,我宗守就拜谁为师,绝不食言!”

这次还未等他话音落下,云空中,就又是两团光华降下靠左侧的是一团蓝光,内中赫然是一口灵兵,翻滚旋转着划,空落下,重重钉在了翻云车旁的一块岩石上口剑柄处摇晃不休,居然未曾折断

另一边则是一个小小的药瓶,凡乎同一时间,落在宗守的面前药香袭人,凡乎不逊色于雷动的那十瓶仙酿,

宗守微微一喜,正欲再接再厉,好好的敲诈勒索一番就见那天际间,忽然是狂雷闪烁又有一道浩瀚剑气,在上空蜿蜒如龙,四下游走

而无论是那雷光还是剑气,都是杀机隐透≮守气息一窒,绝定还是见好就收

看这情形,再要出言,估计那电芒剑气,就要直接劈斩下来

肚子里暗暗腹诽着,宗守正要命初雪将那药瓶酒瓶,全数收起

可当转过头时,却是一阵目瞪口呆,只见初[百度神煌吧]雪正棒着一个已经开了封的酒瓶,面颊晕红一片,目光也是迷离着,毫无焦距

宗守眉头下意识的一挑,正要一个拳头重重锤过去,就见初雪身上,忽然一团气劲勃冇发,四周灵能,也是不停的波动震荡随着她的呼吸,规律的潮涌

初雪也迷糊的张大了眼睛,然后猛地打了一个酒嗝

“啊咧?少主,雪儿好像突破先天了!”

长沙治疗男科方法
长沙治疗男科费用
长沙治疗男科医院
长沙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长沙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